故事还长

润玉之死

天历十二万九千年六百,正值人间中元之夜,平静了十数万年的忘川,突然河水汹涌,其中煞气激荡,怨魂哀鸣不止,隐隐有冲出忘川之势,六界皆知如其中煞气逸出,则是天地大劫,六界将归于虚无。天界有所感,派十万天兵以火神为首,结阵镇压之,暂缓其事,奈何神力有尽时,不解决源头,终不是长久之法,……

天界  九霄云殿     一片静默,掌管各属职的天官们面面相觑,在天帝的隐含怒火的逼视下,纷纷低下头,不敢直视,生怕点到自己。

“此等六界大难,尔等竟无一丝头絮,堂堂天界要尔等有何用处” 

殿外一人匆匆而至,面色不佳,确是往上清天斗姆元君处求教的摇光君

“陛下,斗姆元君有言   此乃众生之劫,皆因量劫内积累的恶念,以到天地自然承载之极限,非不可渡,但解法仍在众生,她也力所不及”

太微心中沉吟,猛然眸中暗光一闪,心道"大劫难渡,但只需将恶念消减,大劫时间定会延后 ,或可一试"

想罢将想法向众人言明,

“今已到六界生死存亡之日,大劫若起,六界不复,而今只能寻一法暂缓大劫,以期对策,卿等以为如何?”

太上老君出列问“陛下可有高见?” 

大微故作沉痛道“   献祭,寻一至清至圣人,以元灵相饲,必可消弥恶念,延缓大劫到来之期。然  此法随有伤天和,但事关六界众生,值此非常之时,当行非常之事,实属是无奈之举。”

众人心中不忍,然一时又无他法可想,纷纷闭口不言。

见众人无话可说太微运起功法,以天帝之能查六界众生,一时间,空中无数因果线纷纷显现,又逐条渐渐消失,最后只剩下一条光芒流转间几乎让人不敢直视,凝成水镜,一白衣身影显现其上,单是观其身影已是无限的高华美好,即近一看,众人皆惊  这个斜靠在水潭边支着头的人,赫然是天界上任不久的夜神大殿下。

“润玉”  太微也是一惊,倒不是他有多舍不得这个儿子,心中思虑 不过是怕众人觉得他不念骨肉亲情罢了,叹了口气道“这也是为了众生,身为天界大殿,想来是会理解的”

遂命人召来润玉,讲明因果又惺惺作态一番,故作怜惜的潸然泪下,然,也掩不去眼底一片算计,毫无伤心之感。

润玉抬眸四顾周围人面露不忍却无人言说,其中就有他的亲叔父月下仙人……

润玉见后心中一片冰凉,却不是怕献祭元灵之事,但为所亲之人如此对侍,终是寒心之极。伤心之下,抺光泪水,抬手作揖,“既是为六界众生,润玉愿往,就此拜别…各位”转身离去,太微有些羞恼,还再故作不舍“润玉我儿……”

润玉听见脚步一顿,“父帝,我终是不被期待的孩子吧!”

没等太微回答,就化流光而去……

徒留黑了脸的太微和简默无声的众人。

忘川之上火神带领众将以是强弩之末,苦苦支撑着。突然一道声音传入旭凤耳中,

“天帝有令   撤阵”     

旭凤听见声音,心中一喜,“兄长,你怎么来了,可是有了解决之法?” 

润玉轻轻的嗯了一声“父帝令你带将士们后退十里”

“后退?那这里怎么办?”旭凤忙问道。

“我就是来解决此事的,先別说了,你先退下,相信我”

“这…好吧,等兄长解决此间之事,我们一起喝酒,可好?”旭凤心中略有不安,但也不能抗命只得退去。刚退走但见身后华光大亮,一道接天连地的结界拔地而起,旭凤心中一惊,忙想住回冲但己来不及了,那道青光流转的结界阻挡在眼前,旭凤运起法力想破除,但见其上有点点银茫流转心中大骇“本源结界,润玉你发什么疯,快撤了,”急急的强行收回手上法力,但还是有三成法力攻击到了结界之上,几乎同时润玉周自一僵,一囗血吐出,“旭凤,不用试了这结界连我本命仙元,若强行破去我必也陨命当场”

“兄长,不管你要做什么,快停下好不好,凤儿怕”旭凤惶急间也不管其它了连平时私上里的称呼都出来了。

润玉低眸苦涩一笑“凤儿,我这辈子最不后悔的就是遇见你,带着我的一份好好活下去吧,我 的 小凤凰”

言罢周身银光大亮,一道龙影冲天再起盘旋一周,留恋的望了呆住的小凤凰一眼,转身投向忘川而去……

  皎白的应龙撤去周身护体法力,任于恶念侵体,怨灵啃噬,并无鲜血四溅,因为没等溢出便被迫不急待的怨灵吞噬一空了……

目睹这惨烈无比的一幕,旭凤几乎疯魔了,跪倒在地,双手拍打结界,失声痛哭“兄长…你打开结界好不好,让我救你,求你…你出来呀…凤儿求你啦…啊”

突然结界退去,忘川河水归于平静,只余火神凄厉的呼喊,猛的跳入忘川中,后被赶来的太微救起,血肉模糊,伤可见骨,昏迷着手中还紧紧抓着一串蓝色宝珠

“恭送大殿下”忘川畔,十万天兵,以及魔界众人尽数下拜。

天历十二万年,大劫至,应龙夜神以身祭之,换六界四海万年太平。

天历十三万年大劫又起,然六界己无至清至圣之人。煞气出忘川,所有人都被劫煞之气入体自相残杀,尸山血海一片混乱。

旋机宫中到是平静,一黑衣人抱着怀中牌位,喃喃自语道“我已经努力活够久了,润玉终于可以去找你了吧”业火渐起,照亮了这无星无月的黑暗,又渐渐灭去,只余一片死灰,映着处处喊杀惨叫,到也是安静样和了

天历止,六界重归混沌,

         众生灭

手机党欢迎捉虫,明日修改

润玉之死

小预告,“汝为救人,将堕落轮回,受世间百苦,生生不得好死,可会有怨!


“心之所向,不悔不怨”


提问

之前写过一些短篇,大家觉的在某种框架内串联在一起,行不行?有一点小想法


润玉之死

【手机扣字儿,欢迎捉虫】

正文

我叫旭凤是一个蛋……是的,没听错,不过我是凤凰蛋,最美的那一种,就快是我破壳的日子啦,我一定是最美凤凰!!!

我叫润玉,是条小龙,我自己住一个大宫殿,我不孤独,是真的……。我听见别人说我有弟弟了,我想去看看,可母神不许,没关系,我偷偷去,即使被责罚……嗯……还是会怕的,不过没关系,习惯了。

晚间的紫方云官中凤阁殿,一个小身影悄悄地潜入殿中。

我叫旭凤朦胧中感觉有人注视  本蛋,气息好闻死了,一定是是个非常好的美人,等不了了,我要见到他,本凤凰来啦。 伸头蹬腿,“这壳怎么这么硬啊”加油!!!

我叫润玉,我见到了蛋弟弟,在远处注视片刻,终于忍不住走近抚摸了蛋弟弟一下,这下可了不得了,蛋壳裂了一个逢,还没等我多想,壳子上露出了一个洞,我一下子蒙了,“完了我弟弟坏了……”一个火红的小脑袋从中探了出来。

“终于出来了,哇!一个大美人,香香的真好看”。“这就是我弟弟吗 ” 于是两人互瞪着都没动,一个看美人,一个看弟弟。

感到结界被触动的荼姚赶了来,结束了两人的大眼瞪小眼……于是旭凤,好久再没见到过大美人……

500年后,已经是一个小小少年的旭凤,还记得那一个身影,但问遍了身边所有人,都没人告诉他!“大美人,你在哪里呀!!!”

旭凤无意间闯到了一个非常偏僻的宫殿,门口设下了烈火结界。  咦!这是母神的结界呀,这里边有什么呢。管他呢,进去看看。

于是,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凤凰,解开了结界闯了进去,  里面一个人影也没有,“真奇怪,母神为什么封锁这里呢?切  无聊,还以为会有什么好玩儿的呢。”旭凤刚要走,却听见了微弱的声音,不像是说话,像是小声的呜咽。一只瘦弱的小手从阴影处伸了出来,旭凤过去一看,见一个人影蜷缩在那里。怯怯地看着他,眼睛里没有一点神采。        “这味道好熟悉呀,我见过你吗?”  

小小的身影,呜咽着,仿佛想说什么,但又说不出来,”“你不会说话对吗?没关系,既然我见过你了,你就跟我走吧,以后我罩着你。”说完伸出手牵起了那只瘦弱的小手……

后来旭凤才知道那是他哥哥,天界的大殿下,他也不是哑巴,只是太久没有和别人说话了而己。

初见时是我最真的自己,再见时……面目全非…

时光容易把人抛,红了樱桃,绿了芭蕉。

“我就是要让天界都知道得罪兄长就是得罪我火神”

“大殿,锦觅是我今生所爱,我是不会放手的,强扭的瓜不甜,你何必如此执着。”

“见过夜神”

“……”

“润玉父地母神待你不薄,你为什么这么做?”

润玉与我的父母之仇,杀身之恨,我一定百倍报之。

兄长……大殿……夜神……润玉…… 

天魔大战后,魔界胜,前天帝润玉被囚于璇玑宫,魔尊旭凤登位,成为天魔共主。

旭凤在下朝的路上被邝露拦了下来。百般哀求,希望他能去璇玑宫一趟。      …“陛下,他快死了!求求您再去看他一眼,以后……就见不到了……求您啦!”
旭凤心中一乱,好像有什么空了,运起法术向璇玑宫而去

一个瘦削的人影躺在蹋上,散乱的发,苍白的唇,像是一踫就会折断的四肢……

“虽说命己如此我还想努力一次,不然我这一生都只是一个笑话吗!”

旭凤穿过了结界,见到了蹋上那人,差点儿没认出来,这个像是要消散了的人真的是那个光风霁月的夜神殿下吗……

“听说你要见我吗?”

“我想问你一个问题”

“你  说吧”

“除了锦觅你还有过爱的人吗?”

“我这一生只爱锦觅一人”

  “我知道了  你走吧”说罢费力的转过身去,只留下嶙峋的脊背。
  “你……”
     长久的无言,直到旭风转身,润玉也没有再说过一句话。旭凤走到门口时恍惚听见了声音,他心绪纷乱,却并没有回头……

当晚天界传讯,夜神润玉殁。

传说神死后回归天地……

 

     脱去所有爱意深情,化成世间最冷的风。

   他说:“生不相见,死不相见。”

原来你不爱我,原来我不重要。原来一切都是假的,我的,一厢情愿而已……

 

     天帝旭凤在位万年,飞升,渡验心劫未过,得斗姆元君指点,言  其心有缺失之处,未得圆满,求教于太上老君得药曰“念返”……当夜栖吾宫传来凄厉凤鸣,翌日,天帝旭凤不知所踪,同年太子即位。  

凡界多了个蓬头垢面乱七八糟地男人,口中时不时的念念有词,却没人听清他说的什么……

即你愿死生不得见,又何忍归去吵你安眠

润玉之死

看我发现了什么,哈哈哈见评论。

润玉之死

小预告         


脱去了所有爱意深情,化成世间最冷的风。


他说:“生不相见,死不相见。”


原来你没有我想像那么爱我,原来我并不是那么重要。那么就这样吧,我  不要你了……


求文

穿越的师傅养大主角,后来被徒弟杀死了。在一座山洞中醒来(不是人渣反派自救系统)师傅是剑仙,高冷。为了救主角和魔尊打了一架。好像师尊姓莫。

润玉之死

月光凄清处,对影成双人!

璇玑宫一如既往的冷冷清清,没有因为新天帝的登位有任何的改变。白衣如雪的身影,在月光下对影独酌。一道朦胧的身影,突兀出现。

“你来了”

“你知道!”

“略知,也有所疑问”

朦胧的身影微微一怔,似不相信般问道,“如今你还有不解!”

白衣人嗤笑一声,“谈不上不解,只是心有不甘,终是想问一句   为何是我?”

朦胧人影一笑,道“只能是你,在演算了所有的可能之后,你  是唯一可保天道平稳万世升平之人,如果要追其因果,无他  命运!六界众生各有抉择终成今日之果。”

“命?罢了,润玉认下了”

…………

九霄云殿,白衣人独在其中,皓腕上蓝色的灵宝黯淡无光,举手间一本本奏折,批复完成,细看下往日如水的清润的眼眸中空明一片,什么也没有……

日复日,年复年,终复此生……

天帝还是天帝但六界已无润玉

天道至公,天帝至公,故  无私,无我。

(润玉之死    无我)

润玉之死

墨色的浓云环绕着天界,云中若隐若现着猩红的眼睛,沉沉的仿佛随时要坠下。压抑得所有人都静悄悄的。仙卫们来来往往的地穿梭着,九霄云殿中满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凝重。天帝太微阴沉着脸,天后荼姚也眸光暗沉,大殿正中立着一个身影,傲然挺立,如静夜之昙,幽幽冷香,隐逸淡然,虽身处瞩目之中,却恍然如遗世独立风姿缥缈……

"父帝,儿臣愿往,平此天地大劫。只求父帝应允,重审六界冤案,有关者皆过问心之劫,以天道为证!无愧良心!

"兄长……旭凤刚要说话,被荼瑶一道法咒定在了原地。只能满目焦急的望向润玉。

沉默良久,"准"

润玉俯身道,"此去应已无再见之期,望父帝对现上神之誓,儿臣就此拜别!说罢起身头也不回的朝外走去。

…………

安得天下事,管他身后名。

天元五万六千八百年,域外天魔入侵六界,天界夜神为封印天魔   殒

天后荼姚因突有感悟,云游而去,不知所踪……

天帝太微德不配位,因一己之私心引得天魔大劫,危及六界,受天道惩罚堕入轮回尝万世之苦,不得再回天界。

同年火神旭凤即位……

(润玉之死     救苍生)

手机扣字多包含

润玉之死

幽幽暗暗空空荡荡的宫殿中蜷缩着一个红衣斑驳的身影,颤抖着尽量用无力的手臂环住自己。"冷……好冷……″随着他的动作,身上的衣物被染的更红了,液体争先恐后的从中涌出,在素白的地面上绽开艳色的花朵,。……不知过了多久,迷蒙中,有人推门进来,一个雍容华贵的妇人走了进来,“润玉  不是母神心狠,旭凤是嫡子,位有尊卑,你要知道身份的差距,这八百噬魂鞭刑就当是一次警告,你可知道?”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。地上的人影没动。眸光闪动间仿佛看到一个火红的身影,"哥……嘻嘻……哥哥……兄长……″,明亮温暖的幻影,融化了冰冷的心,伤痕累累的手掌紧紧握着,"怎么放手呢?这是他的光啊!是他千百年来黑暗的人生中唯一的温暖啊!

生为飞蛾若是不敢扑火,这宿命凭借什么壮阔!

(飞蛾扑火) 

(润玉之死     向死而活)